西极IT网首页 > 互联网 > 评论 > 正文

新窗口打开了,我们怎么办?
2014-03-21 11:01      我要评论

自注:这是经历了一年不务正业的工作节奏之后,在公司年会上向同事们“汇报思想动态”、狠斗私字一闪念的发言。作为一家主要服务于传统产业的传统管理咨询机构,我们承受着比企业更深的焦虑。好在,“不服,是人类进步的动力”。土鳖们,加油吧!

一个不确定性的时代已经到了

今天,作为一群管理咨询顾问的闭门会议,就让我们来谈谈:什么叫工业时代的管理思维?什么叫互联网时代的管理思维?

在工业时代我们从事管理或者管理顾问工作的时候,会运用一个路径依赖,是什么呢?就是我要在确定性里面去解决不确定的东西。比如说我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是不一定的,都是预测,都是根据经验来做判断的。但是我还是希望我解决这个不确定性问题的路径是确定的,这就是麦肯锡经验里面著名的“以假设为导向”——先坐这儿想清楚:从我的经验出发,估计未来可能出现什么问题;然后继续坐那想:第一步是什么,第二步是什么……怎么建模、必须结构化、然后用什么工具、执行方法是什么。

那么通过2013年上半年与大量互联网圈中人的碰撞交流,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就是:所有试图用确定性方法去解决不确定性问题的尝试都注定是失败的。悲观点,也可以说传统管理理论的一种末日危机到来了。因为在今天占主流地位的传统管理理论中,特别是从泰勒开始,都是基于高度确定性的控制假设。控制假设意味着把所有变量减到最低,特别是把人这个最大的变量做简单化处理。因此,在工业思维影响下,也许会有先知,但是大多数如我一样的管理咨询业的从业者,到今天为止还是被泰勒所绑架的,因此我们交出来的都是“行活儿”。

但是今天我们这个世界确实是变了,管理的未来已经彻底变成一个不确定性的未来。那么你必须学习用不确定性的方式来解决不确定性的问题,这就产生了难度,所有的难度都产生在这个两端都不确定的组合当中。

一个故事、一句话给我的刺激

今天我想把听到的一个故事分享给大家,这个故事很简单,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生活小常识。


比如说我们在一个机场排队安检,很多时候它只开一个窗口,排队的人就特别的多、队排的很长。你排在后面就很着急,左看右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排到你。当队伍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突然旁边就新开一个窗口,这时往这个新口上跑过去的是什么人?就是排在原来队伍最后边那些人!他们跑得最快,因为他们在这边没有任何可留恋的东西,撒腿就往那边跑。排在前面的人会跑吗?不会跑,因为马上就到我了,我已经有资格了。这时最难受的是那些排在原来队伍中间的人。跑?还是不跑?一犹豫,在两边都是最后。过去你还有点安全感,以为你怎么也算是在中间,其实只要新开一个窗口,你就是最后,而且在两边都是最后。

我觉得这个故事对我有特别大的刺激和触动。对于我们团队来说,在座的各位,实事求是的讲,我们肯定不是原窗口的第一个,那是麦肯锡、埃森哲,但是我们是不是最后面那个?好像也不是,我们好像是比较靠近中间那种。这个时候恰恰人们容易产生的错觉:我还以为我在中间呢,我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其实,一瞬间,你就会两头不靠,变成最末。

听过这个故事快一年了,到现在为止仍然非常刺激我。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新的变革时代给我们带来的一个最大的挑战:整个商业逻辑和竞争逻辑不再是一个田径项目了,我觉得更像一个棋类项目。过去我们的比赛是一个线性的田径比赛,你没经过初赛你就进不去决赛,你没跑完第二棒就不能跑第三棒。但是现在更多的是像一个围棋了,变成了一个跨越的、非线性的逻辑,这就比较可怕了,你精心的布局,但是对手的每一手棋都有可能是根本不理你,他下他的,绕过你的布局。你不知道谁会超到你前头去,永远不知道。过去我们所赖以比较的标准变了,超越你的那个人肯定不是紧紧跟在你后面这个人,到底是谁?不知道。

大家知道我们公司以往在互联网的领域里是没有任何基础的,没有知识的基础、没有案例的基础、没有产业的基础、也没有资历的基础。我不瞒大家说,对于我个人来说2013年是一个比较痛苦的学习过程。在那个时间里你得削尖脑袋混到各个互联网圈的人们中间去,然后你得跟从事互联网的人交朋友,谁水平高低你也不大知道,因为人家说的话你听不懂啊!第一遍听人讲“快速迭代”,“迭代”的“迭”不会写,瞄旁边人一眼,哦是这个字啊。然后它什么意思?怎么迭,不知道!代码怎么改,不知道!然后怎么就能一周一迭代,也不知道!

说到这我炫耀一下啊,2013年的12月31号咱们是上过头条的,上过虎嗅的头条,这篇稿子产生了一些影响力,至少在虎嗅网收到过挺多的读者反馈,包括一些科技企业的高管都亲自发了微信给虎嗅创始人的李岷,说你们今天这个头条挺好。

我写的这篇头条讲的是什么?题目是:越过山丘。讲的其实就是我们一个外行,一个非互联网的人,用了一年半左右的时间跟互联网圈做接触,然后尽量参与到这个游戏规则里面去,过程中对这个新规则的感受。从现在开始,我希望咱们这些要搞课题研究的人,也可以去看看这篇文章。因为你可以避免我走过的所有弯路,而且你可以更快的去到达那个MOT。

前段时间我专门通过一个朋友,请了读库的“六叔”张立宪,我一直很崇拜这个“六叔”。在出版业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手艺人,而且读库品牌非常值得尊重。我专门请“六叔”吃饭,然后在这顿饭上我就发现:你看起来他是一个出活特别慢的手艺人,但是他的每一个逻辑都是高度符合互联网逻辑的。他的产品现在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六叔”发一个微信公众号,发一个500字,说我看好一个产品,我想做一本书,但是我不告诉你书是什么,我也不告诉你是什么内容,也不告诉你是什么形态,这本书定价一百块钱,然后一二三开始,谁愿意先交一百块钱让我做这本书。这么一条东西就可以收到打平成本的订单。这种情况在传统出版业是不可能的。

在这顿饭上“六叔”告诉我一句话,对我的影响比较大。他说:十九世纪是一个“帝国”的时代,那个时候完全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竞争;二十世纪是公司的时代,特别是跨国公司的时代,超级英雄已经变成跨国公司,变成摩根斯坦利、变成GE这样的公司;二十一世纪是个人的时代。为什么说是个人的时代?不是说公司不重要了、不是说国家会消亡,而是说:个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话语权。因为我们整个现代文明的基础建设达到了一个平台期。在过去个人没有办法去完成很多东西,比如信息传递不出去、人与人很难连接、资源协调过程很复杂等等这些门槛都会阻碍个人能力的发挥。但是现在无论是在能源和信息领域的基础建设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那个人如果能力够强,有一台智能设备可以连到互联网上,我就能够建立与全世界的连接,这意味着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获得前所未有的话语权。当这样的个人时代到来的时候对传统的组织、对传统的商业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难以想象,但是必须重新想象。